6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美女总裁 > 第二百二十三章 浩瀚野菊
    !

    咕噜!

    头皮发麻的咽下口水,张浩山紧咬着牙冷笑“吓唬我?呵,虽然我不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消息,做梦!”

    呼!

    话音刚落,张浩山便感觉跟前一股凉风吹过,随后脖子上被扎了什么东西。想抬起手阻挡,忽然发现手动不了了!

    这反应,让他更是骇然,赶紧抬起脚。只是刚动起来,唐宋忽然单膝跪下,正好跪在他的大腿上,疼得张浩山两眼直突突,里边的骨头好像瞬间爆了。

    没有给他任何反击的机会,唐宋不停的将银针扎在他的脖子上,封锁他的神经。

    人体最脆弱的部位,不是心脏不是大脑,而是脖子。因为脖子负责侨联大脑与身体。一旦这个侨联被切断,基本属于任人摆布。

    这不,很快张浩山就感觉不到疼痛。准确的说,是脖子以下的部位全都没知觉了。

    “你……你要干什么?”张浩山惊恐的大叫,“救命啊,杀人啦!”

    然而,四周围哪有人敢帮忙,就连地上打滚的一群伙伴都假装晕过去,恨不得什么都不知道。

    没有理会他的叫喊,唐宋再次捡起啤酒剧烈摇晃着,微笑道“我真没见过这个操作,你给我个机会。如果效果好,以后我就加他,浩瀚野菊!”

    唰啦!

    真把张浩山的裤子扒开,强行把他翻转过去,露出那白花花的大屁股。

    “妈的,有本事你杀了我!”张浩山大声咆哮。

    然而,唐宋根本没理会他,笑眯眯的盯着他的屁股,继续摇晃啤酒。然后,大拇指甲用力一推。

    n!

    声音相当清脆,瓶盖就飞出去了。当然,唐宋并没有着急,大拇指及时按住瓶口。

    只是,有几滴啤酒滴在张浩山的后脑勺,让他感受到了凉意。

    脸上早已经没有任何血色,张浩山终究还是软了,惊恐大叫“我说,你问什么我都说!”

    见过残暴的,没见过这么残暴的。这要是真捅进去,嘴巴能喷屎。

    唐宋略带不满“不对吧,你好歹也是号称张铁嘴,说了多不合适?你放心,按照物理学来算,啤酒的冲力不至于冲开你的嘴巴,挺多就是把屎堵在你的胃里。想一想,如果这一招真的成功,以后你会成为开山鼻祖,多牛逼。”

    说得倒是好听,可为什么张浩山会流泪?

    就连周围装死的一帮人都是恶寒,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

    捅菊鼻祖倒是有可能,而且搞不好以后这一招真的会延续下去……

    “我说,我真的什么都说。”张浩山真哭出来了,这他妈哪里是折磨,分明就是蹂躏。

    “真说?”唐宋停下摇晃,无奈的叹息,“这么好的机会,你真不打算珍惜一下?名垂青史啊,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人生自古谁无死……”

    “我真说,求你放过我吧。”张浩山真听不下去了,再说就开花了。

    “好吧。”唐宋重重的叹息,“其实我也没什么想问的,就两个问题。一,谁让你带人去云华高中;二,云华高中里还藏着几个人。相信我,这两个问题非常简单。”

    张浩山嘴角一抽,恨不得咬舌自尽。

    才停顿不到三秒,后背就传来滋滋的啤酒声音,听得张浩山亡魂皆冒,赶紧大吼“一个姓钟的,他让我做的!我只知道,他是个律师!里边有四个人,两个律师两个混混!”

    姓钟的律师?

    哟呵,竟然是赵妈妈的人?

    往后退了半步,唐宋轻抿微笑“你不想留名,我只能找他们四个了。来,给你一个翻牌的机会,选其中一个打电话,我也好确认该让谁灿烂。”

    张浩山心如死灰,气得直翻白眼“你耍我!妈的,有本事你杀了我,草……”

    噗!

    啤酒口往下,精准的挤开粉嫩的野菊花,冰凉的啤酒肆无忌惮的汹涌进去。与此同时,唐宋将他脖子上一些银针拔出。

    冰凉之中带着几分火辣,感觉肚子在翻滚,所有的东西都在往上汹涌。张浩山所有的心理防线都崩溃了,惊慌大喊“我打,我打!”

    不是一般的酸爽,味道说不出来。感觉就是,快要放出去的屁又强行塞回来,一不小心塞到脑子里了……

    啤酒瓶拔出,啤酒呼呼喷涌,射了好几米。

    张浩山看得更发冷,还好没真的进去,要不然更惨!

    真的,他混这一行大半辈子,没见过比这个更残暴的……

    手机递给他,唐宋还是很温柔“来吧,这辈子难得有机会翻牌,你感谢我。”

    感谢个妈卖批!

    张浩山泪奔的抓起手机,哆嗦的拨打电话。这是个坑爹的事情,坑队友不是他的强项。然而,他从来没发现,坑起来这么爽!

    电话很快接通,那头的人还故意压低声音“老张,几个意思啊?”

    张浩山没回答,而是扭头恐惧的看着唐宋,心已经跳到嗓子眼。

    唐宋微笑的冲着电话喊着“你们暴露了,给你们五分钟跑路。五分钟之后跑不出云华高中,我会让你们后悔做人!”

    明明很阴狠的话,可唐宋喊起来特别轻松,就想是在说一件极为平常的事情。

    没有给对方任何回应的机会,唐宋挂断电话,笑容满面站起来,“好啦,打扰你们喝酒了。你们继续,下次一定要注意,要喝就喝菊牌。”

    说罢,大摇大摆的转身离开。

    一直等到他走远,一帮装死的人才敢爬起来。看着四周围的惨状,光头青年忍着疼痛低声道“老张,你他妈惹得都什么人。”

    张浩山苦笑“我他妈怎么知道,到现在我都不认识他……草,快叫救护车,我……好烈!”

    噗嗤……

    光头等人忍俊不禁的笑起来,想想都觉得残暴。浩瀚酒,这名字不错……

    五分钟后,车子上。

    唐宋一边开车一边接听电话,那边是良子的声音“抓到三个,还有一个跑到学生宿舍楼,我们不敢轻举妄动。”

    没有丝毫着急,唐宋平淡的回应“把你的人撤走,我会处理。”

    沉吟了一会,良子还是继续“你最好谨慎点,那个人手里有刀,而且也不知道躲在哪个宿舍。”

    “你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做就行了。”唐宋的语气极为平静,平静得就像是在宣读一个已经死去之人的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