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真要逆天啦 > 第82章 安乐的安,安乐的乐
    同一时间。

    一个穿着骚红色的小西服,戴着玫瑰金色太阳镜,同时还染了一头小黄毛的年轻小胖子正举着一架标识为b-10086号的民航飞机在天上飞。

    没错,就在天上飞,远远地看上去,就像是一只小蚂蚁高高地举着一只大象在奔跑,让地面上正在监控空中飞行物的雷达兵们瞬时惊人天人,同时也惊惧不已。

    他们透过远程成像系统,很清楚地拍摄到了这幅不可思议的视频画面。

    尼玛!超人吗这是?!

    虽然骚了点儿,浪了点儿,而且裤衩也没有穿在裤子外面,但是真的很牛逼啊有木有?!

    画面中,他们可以很清晰地看到,那架飞机的尾翼被撞出了一个大窟窿,正在轰轰地往外冒着黑烟,电火花一闪一闪地亮个不停。

    机身的其它地方一切完好,飞机的周围有数只身形巨大的飞禽在环绕盘旋,似乎想要伺机出手攻击。

    这些体形巨大的飞行妖兽,他们再熟悉不过,因为在过去的这半个小时内,他们已经看到过太多的民航机、军用机被它们袭击撞落,机毁人亡。

    期间,军区曾对它们发动过一切可以发动的攻击,机枪扫射,防空高射炮精准打击,自动跟踪锁定火箭炮,最后甚至连专门对付敌国战斗机的防空导弹都发射出去了不下十枚。

    结果,都无功而返,甚至还差点造成了不可预估的次生灾害。

    但是现在,他们看到了什么?

    那些巨型飞禽,竟然在害怕!

    飞机往哪个方向飞,原本堵在哪个方向的飞禽就会慌忙让开通道,虽然它们一直都没有飞离,仍是远远地吊着,可是却没有一只飞行妖兽胆敢冒然攻击。

    很显然,它们怕的不是飞机,而是举着飞机在轻松飞行的那个骚年!

    “你们在这守着!我这就去把这里的情况向军区首长汇报!”

    雷达班的班长小赵一个激灵,小跑着窜出了雷达室。

    没一会儿的功夫,十三军区的副军长石万年便匆匆赶来,透过监控画面,他清楚地看到了此刻正在飞机机身正下方举着勇着飞机在前行的勇士。

    “是特事局的人!”

    看到小胖子勇士手腕上挂着的特制腕表,石万年一下就辩明了他的身份。

    相比于普通的军区士兵,石万年接触到的国家机密显然更多,前几日鸿景湾别墅区被戒严的时候,就是他亲自带兵过去镇守。

    在那里,石万年亲自接见了来自京华特事局总部派来的秦沛柔,对他们特事局成员的身份辨别方式有一些了解。

    他知道特事局的人个个都身怀绝技,什么飞檐走壁,胸口碎大石什么的,根本就不在话下。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可以牛逼到举着飞机在天上飞。

    “汇报这架飞机的基本情况!”

    石万年很快就恢复镇定,现在连妖兽都开始满天飞了,人类中出现几个超人似乎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此刻他甚至恨不得军区内的所有战士都变成这样的超人,火速前往专区去救援。

    “飞机的尾翼折损严重,没有侦测到螺旋桨与发动机组的声音,初步判断,这架b-10086民航机已经彻底失去动力,现在之所以还能继续在天空盘旋不落,就是因为机身下方那位不明身份的青年公民。”

    石万年郑声纠正道“不是不明身份,我刚才说过了,他是特事局的人,同样隶属于国家职能部门,论军衔的话,不一定会比我低!”

    众人同时一凛,对这位素未谋面的超人英雄肃然起敬。

    “军长,这位小首长带着飞机在天上左飞一圈右飞一圈的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某种特殊的信号?”

    班长小赵表示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种特殊情况,见石万年似乎很了解这位超人英雄,忍不住出声向他请教。

    石万年的嘴角一抽,这么大的脑洞你咋不去起点写网文呢,在这雷达班里瞎混什么?

    “他这是找不到合适的降落地点,一时间不知道该把飞机放在哪里!毕竟机舱里还有可能还有数百名幸存的乘客,总不能随便扔到荒郊野外吧?”

    现在城外妖兽横行,城内又混乱一片,机场方面更是损失惨重,很许多架飞机刚刚升空就被撞落,整个都成了一片火海。

    想要在地面上找一个适合飞机降落而且还非常安的地点,并没有那么容易。

    小赵班长一愣。

    这么简单的吗?

    那可是能举着飞机在天上飞的超人啊,会被这么点儿小问题给难住吗,不应该啊?

    石万年一瞪眼,轻声喝斥道“还不快打开远程灯塔,给上面的小同志引路!咱们军区后山的机场正好空着,可以让他把飞机暂且安置在那里!”

    小赵连连点头,一个内部电话通知过去,很快便有两道炙烈如虹的光线飞速向飞机下的骚年扫去。

    看到这两道光束,举着飞机的骚年的眼前一亮,脸上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笑意,右手单掌托着飞机,腾出左手拿起了一直含在嘴里的棒棒糖猛舔了一口,然后不再犹豫,直接带着飞机向十三军区的驻地方向飞来。

    石万年,小赵班长,还有雷达班的一干站士,看到这样的画面,心中震撼的同时,嘴角也忍不住同时微微一抽。

    刚才他们就注意到了这位小首长口中一直咬着的那根小棒棒,开始的时候还以为那就是一根牙签,或是别的什么香烟的替代品,万没想到,它竟是一颗棒棒糖!

    这个小首长看上去已经有二十几岁的年纪了,竟然还在吃小孩子才喜欢的棒棒糖,哪怕是在这么生命攸关的危急时刻,他也没忘了要抽空去拿出来舔上两口,这得是有多大的瘾呀,小时候从来都没吃过的吗?

    “好了,有大本事的人总是会有一些特立独行,刚才的画面大家就当没看到,一会儿若是有机会见到这位小英雄,记得不要多嘴多舌!”

    石万年直接下了封口令,谁也不知道这个特事局的大拿性格如何,若是被他知道了军区下面有一帮人都看到了他舔棒棒糖的一幕,谁知道他会不会恼羞成怒?

    “是!”众人一挺身形,肃然听令。

    石万年轻轻点头,“你们几个继续监控,小赵随我去机场接人!”

    片刻后,后山的军用机场中,一架五十米长的民航客机飘然左侧机位降落,飞机机舱内三百二十名乘客十五位机组工作人员,都喜极而泣,相互拥抱欢呼。

    终于活下来了!

    刚才在半空中的经历,他们这辈子都不敢现去回想,太特么吓人了!

    军区内的战士还有医务人员纷纷到机舱门前去接收并安抚下来的乘客,将他们暂时安置到不远处的空闲营房宿舍。

    石万年与小赵,还有军区内没有外派的其他几位首脑,都迈步向此刻还立在机身下方的黄毛骚年走去。

    “敬礼!”

    石万年一声令下,带着抬起右臂,工工整整地向这位无名英难敬了一个军礼。

    “客气了,客气了!等我一会儿哈,先去办点事儿!”

    骚年笑眯眯地受了众人的军礼,冲他们摆了摆手,然后掏出口中的棒棒糖狠狠地舔了一口,在石万年几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嗖!”的一下又重新飞到了天上。

    “他奶奶的,竟然敢趁小爷睡着的时候搞偷袭?!打扰小爷睡觉,害得小爷眼袋都出来了,简直不可饶恕!”

    半空中,骚年眯着眼睛看着还在空中久久盘旋不肯离去的七只飞禽妖兽,眸中闪现寒光。

    一抬右臂,冲着距离他最近的那只足有十米高大的雁形妖兽招了招手,道“小乖乖,来到爸爸这里来,爸爸这里有好吃的!”

    然后,那只雁形妖兽就真的晃晃悠悠地飞到了他的跟前,骚年的手掌一撮一放。

    “啪!”

    雁形妖兽的鸟头自内部爆裂,掺着鲜血的脑浆如雨般飘洒四散。巨大的兽身失去了浮力的支撑,直接垂直下坠,坠落的地点,正好在下方空旷无人的机场右侧机位之中。

    刚下飞机的乘客还有没有一丝防备的战士被这突如其来的巨物落地之声吓了一跳。

    待看清楚落在空地上的巨物是什么东西之后,乘客们吓得惊声尖叫,而众将士却一个个地双眼放光,激动异常。

    这些天他们被这些群体型巨大而且防御惊人的飞禽妖兽搞得火烧火燎,甚至连做梦都想要把这些烦人的畜牲从天上给搞下来,没想到今天竟然真的有人做到了!

    所有的将士不由同时抬头望天。

    天空中,骚年英雄继续在向周围的飞行妖兽招手,一只又一只妖兽不自觉地飞到他的身前,一个接着一个地脑浆迸裂,身形下坠。

    轰!

    轰!

    轰!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七只飞行妖兽,部折损跌落,妖兽的尸体堆在一起,如同肉山,红色的鲜血,浸染了满地。

    空中的骚年翩然而落,昂首挺胸地抬步向众人走来,骚红色的小西服在夕阳淡红色光芒的映衬下,越发地骚气逼人。

    “自我介绍一下。”走到石万年等人的跟前,骚年抬手摘掉了一下挂在脸上的玫瑰金色太阳镜,又伸手轻抚了一下刚刚被微风吹乱的发型,脸上带着骚包的笑意

    “我叫安乐,安乐的安,安乐的乐,来自京华市华夏特殊事务处理局。外勤处长,少将军衔,很高兴见到诸位!”

    石万年嘴角一抽,这是在显摆没错吧?

    正常的军人有谁会这么随时随地的把自己的职务与军衔给挂在嘴边的?

    不过,斜眼看到五十米外那七只小山一般的妖兽尸体,石万年连忙摆正了自己的心态,一跺脚,一挺身,再次带头给安乐敬了一礼。

    这一次不单单是在感谢,更是一个军人在见到比自己更高一级的首长时该有的尊敬。

    “安乐首长好!”

    “安首长好!”

    “首长好!”

    石万年身后的将士也反应过来,纷纷抬臂向他敬礼,看向安乐的目光,充满了无尽的向往与崇拜。

    军人崇尚强者,安乐刚刚已经向他们展现出了他最为强悍的一面,一人独斩七只飞行妖兽,力压整个十三军区的所有将士,哪怕它不是少将军衔,也值得他们如此尊敬!

    “客气了!客气了!”安乐圆润的小脸上笑得那叫一个美,大手一挥,指着身后的七只妖兽尸体道“见面就是有缘,我也没有什么好表示的,后面那七只大鸟,就当是给兄弟们加餐了!”

    说完,安乐忍不住又掏出了口中的棒棒糖,当着所有人的面,狠狠地舔了一口,啧啧有声。

    而这个时候,已经再没有人觉得安乐的这个嗜好有多么地奇葩怪异,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在场的所有人将士,恨不也能找到一支同款的棒棒糖,有样学样,像安乐首长那样,狠狠地舔上两口之后,再将它含在嘴里。

    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