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神医弃女) > 第6302章 谁主沉浮(十六)
    “雪缨,你是我女儿。在我心中,你一直都不逊色于阿月。只是她比你是和当女皇。”

    长孙雪缨看着面目全非的女儿,痛心疾首。

    他一身为了女皇,为了天命族尽忠职守,却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若是当初,他能更多的关注雪缨,像是叶素对待阿月那样,对待雪缨,是不是一切都会不同。

    “住口,你别闭口开口都是阿月。她算是什么东西,一个贱种,和我相提并论。不是叶素,她连给我倒洗脚水都不配。我是背叛了女皇,可她却杀了女皇。杀了你之后,我就去杀了她。”

    长孙雪缨听到阿月的名字就冒火。

    阿月、叶凌月都是贱人。

    阿月和冰心曾经同处一室,她很是嫉妒。

    阿月夺去了父亲对她的关爱,赶走了她的娘亲,她也很是嫉恨。

    叶凌月更是成了冰心的徒弟,她恨,恨之入骨。

    “雪缨,你怎么还不明白。你已经被嫉恨迷昏了眼。阿月没有杀女皇……那是冰心的阴谋,是红月忤逆们的阴谋。”

    长孙皈一阵猛烈的咳嗽。

    李斐这具肉身,实在是太弱了。

    他动用了大量的天命念力,这具肉身竟是无法承受。

    他不知道,金麒麟王是否已经找到了叶凌月。

    在雪缨被彻底蛊惑之前,他必须制止他。

    那一颗混沌珠。

    长孙皈凝神,看向了长孙雪缨的体内。

    层层迷雾之下,那混沌珠似乎冷笑着,正看向他。

    这一切,都是冰心的阴谋。

    “闭嘴,冰心已经死了,是你,是你害死了他!你还我冰心!”

    长孙雪缨的眼睛,已经是通红一片。

    数十道天道天雷,在迅速凝聚,它们悬在了长孙皈的头上。

    “冰心,你个狡猾的东西,你出来,我天命族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这般害我。”

    长孙皈怒视着四周。

    缥缈海底,海浪起伏不定。

    除了冰冷和黑暗之外,再无其他。

    “你害死了冰心。长孙皈,我恨你。从今往后,我与天命族再无半点关系。你也再不是我爹。”

    长孙雪缨听着冰心的名讳,觉得头疼欲裂。

    心一阵阵的抽疼。

    一道惊雷,轰然落下。

    长孙皈闭上了眼,眼中,浑浊的泪滴落。

    那一道惊雷落下时。

    长孙皈的身影被彻底淹没了。

    世上,最后一个天命念师,消失了。

    长孙雪缨体内的混沌珠,又是一动。

    一声轻笑,似有若无的扩散开。

    黑雾散去。

    长孙雪缨喃喃道。

    “冰心,我替你报了仇了。”

    “不错,我应该感谢你,你替我报了仇。”

    长孙雪缨听得身后那个声音,一怔。

    她蓦然回首。

    却见身后,海水翻滚,一个本该早已消失的人,再度出现了。

    冰心站在那,笑盈盈的看着她。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冰心冲着自己笑。

    那笑,冷的彻骨。

    他像是看一个笑话那样看着她。

    “你没死?”

    长孙雪缨先是一喜。

    “我当然没死。”

    冰心淡淡说道。

    “可是,我明明感觉到你已经……”

    她明明感受过,他的气息已经完全消失了。

    在冰心消失后,她用神识找寻过,周围并无他的任何气息。

    “你是在奇怪,为何你没有发现我的气息?”

    冰心看透了长孙雪缨的困惑。

    他一抬手,长孙雪缨只觉得心口一痛。

    她忽是预感到了什么,低头看去。

    那是一颗混沌珠。

    “混沌珠,你一直隐藏在混沌珠里?”

    长孙雪缨喃喃道。

    “准确的说,你找到的不过是半颗混沌珠,。”

    冰心说罢,那混沌珠就消失了。

    半颗混沌珠为引,不过是他的一缕魂魄所化,另外一半的混沌珠,还在冰心手中。

    而且他为主,她为辅。

    只要他愿意,他就可以操控混沌珠,再借用混沌珠,操控长孙雪缨了。

    “半颗……可是这混沌珠,是秦蚀让我去找的。他说,那里有能帮我的东西。”

    长孙雪缨还有些浑浑噩噩。

    她刚杀了长孙皈,原本感到消了心头一口恶气,可这时,却又觉得,哪里不对头。

    她有些茫然的望着冰心。

    秦蚀,为何要让自己找到半颗混沌珠。

    “秦蚀说的没错,他一直是很好的合作伙伴。你的确靠着这忆珠赢了天道之位,难道不是么?”

    冰心笑了笑。

    “赢了……我赢了,那是因为我比叶凌月强,是因为,她杀了女皇,我应该赢,我本就会赢。”

    一提到阿月,长孙雪缨清醒了不少。

    她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没有忆珠,你赢不了。天裂,是阿月修复好的。”

    冰心的话,让长孙雪缨脸色一变。

    “你胡说,我比阿月强,过去就是,现在也是,我永远比她强。”

    她难以相信,这种话会是从冰心口中说出来的。

    “雪缨,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蠢。你还不明白,你被我利用了。这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让你当天道,是因为你可以被我操控。让你当天道,是因为唯有如此,你才有足够的力量,杀了长孙皈。长孙皈,他是你的亲生父亲,怎么样,杀了自己生父的感觉,如何?”

    冰心摇摇头,那弧限优美的唇,微微扬起,带着奚落与冷漠。

    他看着长孙雪缨眼中,有什么东西,在一点点消融。

    他要将自己当初经历过的一切,都让长孙雪缨也经历一遍。

    长孙皈没有杀冰心。

    这一切都是设好的局。

    她杀了长孙皈。

    杀了自己的父亲。

    “不会,你不会那么做。”

    长孙雪缨觉得自己的脑海中,一片空白。

    “你是爱我的,你一直在帮我。万千年前就如此。”

    长孙雪缨反反复复呢喃着。

    她盯着冰心那张让人移不开眼的脸,蹒跚着,想要往前走。

    可她的手还未碰触到冰心。

    冰心的眼眸里,就闪过一抹嫌恶。

    “滚开。”

    他一声喝斥。

    长孙雪缨被撞开了。

    她难以置信得抬起头来。

    这时,有人轻啧了一声。

    “冰心,你还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

    秦蚀走了过来,他掠了一眼趴在一旁的长孙雪缨,眼底满是冷漠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