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半劫 > 天条授命
    “你见着了,本尊说话算数,你的姐姐好好的呢~”

    夏芒没有踏出山门,只是慵懒地靠在山门旁的石壁旁,下颌微微抬了抬,看着愣神的子规,笑地温柔,“去吧。”

    “你要的,拿去吧。”

    繁棠把子规拉到身后,飞快地检查一遍之后,手掌轻挥,“拿去。”

    言毕,拉着子规转身离开。

    “小仙官,本尊说过的话可是句句作数的~”夏芒捏碎镇灵塔,笑着补上一句。

    繁棠招来一片云霞,听闻这话,几乎无法察觉的顿了顿,侧过脸看了她,什么也没说。

    云彩很快消失不见。

    “呵呵呵~这小仙官的脾性,本座甚是喜欢,”随着镇灵塔的破碎,其中的点点光芒贴上夏芒的右臂,很快,结出了一只新的手臂,“终于回来了,这些日子好生不习惯~见着了?这小仙子已经被接走了,毫发无损对不对,本尊向来说话算数的~那,小狐狸,你们要不要留下来再陪我几日?”

    “既然仙子无恙,那我们就不叨扰夏芒姐了,就此告辞、”九尾朝夏芒拱了拱手。

    “嗯,好吧~既然不愿留下本尊也不强人所难了,那便去吧。哦,对了,小狐狸,以后若是再见着了太泽,记得替我带句好,还有,叫她赶紧出来,就因为和她的那个赌约,我都在这破地方呆了好久了,真是够了、”夏茶伸了个懒腰,正要转身回去,像是又想起什么来,“哎,你,既然来了一趟,也给本尊留个小玩意儿吧,那果子的味道还是很助眠的。”

    夏茶摊开手,正对着的是倾暮。

    意识到夏芒所指,元禾下意识地把倾暮挡的更严实了点,脸上尽是防备之色。

    “元禾,无事,”倾暮将宽大的袖口拉开一点,纤长的手指轻轻收拢再松开,一颗浑圆的绛紫色珠子就安静的躺在手心。

    这个味道

    目光一颤,九尾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初见之时对倾暮身上的气息如此熟悉了,这个果子,就是九尾尚且还是只在灵河畔修炼的小狐狸时,常吃的果子啊!

    “这个味道本尊还是喜欢的,没想到未出山门就能得到这样上乘的无患子,多谢~”夏芒看上去心情很是不错,把那珠子揉在手心不住把玩,“行了,你们走吧,要是想我了记得回来看看姐姐~不送了、”

    “夏芒姐慢走、”随着夏芒转身离去,山门再次关闭,封印平稳地附在山门之上像是从来没有开启过一般。

    这大蛮山很快便安静了下来,只有山林深处传来些许雀鸟的啼叫。

    “先离开这。”

    “是、”听得九尾吩咐,起云有了动作。

    …

    “对不起,子规,你受苦了。”

    云彩在并没有带他们离开多远,只在一处山林之中落了下来,虽没有开口,但子规能够感觉到,似乎并不是繁棠想要落在此处,更像是他的法力已经无法支撑云彩走的更远,子规想要探知繁棠的身体之时,手被紧紧地握住。

    “我、没事”繁棠拉着子规的手,笑容与寻常无异,“子规,你要记得,你对我很重要,比我的一切都重要”

    “什么?”子规猛地抬眼,被狠狠的推了出去,那一刹那,晴空之中一道天雷劈落,她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繁棠的身体化成了一片灰烬

    天雷劈身之罚…即使是繁棠为了救自己而犯了天条,但繁棠乃是仙躯,天雷怎会将他…

    “仙官繁棠,自谪仙位,勾结妖魔,罚天雷之刑。”

    自谪仙位…

    若是如此,一副凡人身躯怎么能扛得住这天雷之刑!?

    “繁棠!!!”那一捧灰烬怎么也拾不起来,子规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它们没入泥土之中。

    “繁棠自投梵天池是以为谪仙,辜负天君之托、用镇灵塔与非穹做交易,犯天条,无可恕,仙子无需忧心、”

    这声音温润沉稳,子规不用回头也知道来者是谁。

    “明昌仙君,”子规面无表情地拾起一捧泥土藏进衣袖,慢慢的站起来,轻轻拭去眼角的泪痕,又整理衣冠之后,转过身去规矩地向这个银袍仙官行礼,起身后,再次开了口,

    “繁棠是因为我而犯错,既然仙界已经惩罚了繁棠,子规便恳请仙官禀报天君,子规甘愿自谪仙位、请同降天罚与子规罢。”

    “仙子无需如此,天君知其缘由,这才派我来接仙子回家,繁棠犯下的错归他一己承担,与仙子无关。”

    明昌永远是那一副表情,没有人能够在他的脸上看出情绪。

    “知其缘由哈哈哈哈~!知其缘由便要这般惩罚他?”子规突然笑了。

    “子规仙子,仙君命我来接你回家、”

    “我哪里还有家、”子规笑,“明昌仙君,你说,繁棠都没了,我哪里还有家呢?”

    “子规仙子,仙君命我来接你回家、”明昌只是重复。

    “好,我跟你走、不过,仙官,您的剑可否借子规一用?”子规向明昌伸了手。

    明昌毫不犹豫,将别在腰间的佩剑未明给了子规。

    子规握住剑柄,剑刃划破手腕的皮肤,殷红的鲜血落在那一处土地上,很快就被吸食了个干净。

    反手用衣袖拭干净剑刃上的血迹,把未明递了回去。

    “谢谢您、”

    “他即使再醒过来,也只能是一只桃花妖,仙子又何须伤了自己的根本。”

    “我只要他记得我,”子规面无表情的答了话,顿了顿,又突然开了口,“明昌仙君,您有家人吗。”

    “…未有。”明昌像是想了想,才答他。

    “呵呵,走吧。”

    经过南天门重新回到仙界,不过几日,南天门依旧,天界依旧,但这一切在子规眼里,却已经陌生无比了。

    子规能够感觉到所有仙官对自己的态度明显不同,所有仙官对她行的都是最高规格的礼数。

    见到奉德天君之时并不是在大殿之上,而是在小镜天,梵天池旁。

    “仙君、”在前面领路的明昌见到天君后恭敬地行礼。

    “天君。”子规没有注意到明昌对奉德天君的称呼,只是规规矩矩地跟着行了礼。

    “都坐吧、”奉德天君伸手为两人斟茶。

    “仙君,我来吧。”明昌正想去接茶壶,却被奉德天君避开。

    “无妨,本君只是伤了又不是废了,斟茶还是可以的。”

    “不…、”

    “本君说合适就合适,坐、”

    “是。”

    “此番前去,也算是吃了些苦头,离火煅身可是疼痛?”奉德天君为子规倒了一杯,子规规矩地接过,脸上看不出表情,只是答天君的话。

    “痛、”

    “受苦了、”天君倒好另一杯,明昌恭敬地接了。

    “天君,子规有一事相求、”子规开口。

    “天雷不罚无辜、”奉德天君只是淡淡的回答了她这份还没说出口的质问,“你与他,不同、你没有错、”

    “此事因我而起!”若是从前,子规怎么可能会这般不敬地同天君说话。

    “因你而起,但以权谋私盗了镇灵塔与非穹做交易的不是你,不同、”奉德天君抿一口茶。

    “有何不同!若非我求他,他又怎么会这么做!?天君!子规只是想请一份罚!”

    “本君罚不了你、”即使子规这般激动,奉德天君只是微微抬眸看了她一眼。

    “天君此言何意?我与繁棠有何不同?何为罚不了!”子规捏紧了掌中的茶杯,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道,“子规,甘愿自谪仙位,受天雷之罚。”

    “明昌、”奉德天君略过了子规的话,唤了明昌。

    “在、”

    “从今日起,你便开始辅佐子规天后。”

    “是、”

    “天后?!什么意思、”子规不明白这话的意思。

    “子规,自今日起,你便是仙阶之主,小镜天的主人,仙阶之众,皆由你来调遣。”

    “抱歉,子规恐无法受命。”

    “这非是受本君之命,此乃天条授命,请子规天后清楚。”

    天条授命。

    千万年间,历任天君天后皆是由上一任指认接班,天条授命,这是第一次,当天条石上出现子规的名字之时,震惊了整个仙界。

    一个被妖魔虏去的小仙子,她的名字竟是被刻在了天条石之上,大家当成是件荒唐事,却也无人敢多说半句。

    “知道天条授命代表什么吗?”奉德天君问。

    “子规愚钝,请天君明示、”天条授命这四个字的份量有多重,子规自然是明白的,她只是没想到,这四个字会与自己有关系。

    “天条授命,代表你是最可能从能从仙阶越入神阶之人。已经这么多年了,神阶早已消亡,若是仙阶出现一位神者,这代表这个人将成为统领六界之人。”

    “怎么可能,我只是个小小的桃花仙罢了。”子规摇摇头,这个时候,她不想听这些,只当奉德天君在糊弄她好了。

    “破、而后立。南明离火煅世间神兵利器,离火煅身,焚你仙躯、煅你仙骨、稳你根基、定你神识,得比造化,也算是你因祸得福吧。”奉德天君的这份笑叫人难以捉摸。

    子规低垂着头,笑出了声。

    “造化?因祸得福?哈哈哈哈、天君若是觉着这是福分,那为何不去求那妖魔为你也煅铸一副身躯?嗯?!”

    “朱雀极少与旁者亲近,南明离火从来只伤人不救人,你还不懂这机缘、”

    “我不需要这份机缘!”

    以繁棠为代价换来的这机缘?叫她对这份机缘感恩戴德吗?天后之位又如何?!她只要她的繁棠回来!

    “子规,天条之命,非是你我所能违抗的,身为一个仙官,这是你的职责,你要知道,当你的名字出现在天条石上的那一刻开始,你就已经失去选择的权利,即使你像他一样,也跳一次梵天池,也无法改变任何事情,”奉德天君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起身离开,“从现在开始,小镜天便是你的居所了,这梵天池水可润养万物,将你袖中那捧泥土置于其中,许是能为他谋一番造化,不必送了,子规天后。”

    “仙君慢走、”明昌起身行礼。

    奉德已经离开很久,子规依旧一言不发,死死地盯着掌心的茶杯发愣,子规没有说话,明昌也就一直静静地候在一旁。

    “明昌仙君,他们都说你只说真话,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天后请讲。”

    “我和繁棠初化形之时,掌礼的姑子就教导我们,是为仙者,要遵循礼法,我们与妖界人界不同之处在于,除了力量,还身负已为仙者的骄傲与职责、”子规突然站起来,微微抬头,直直地对上明昌的视线,“可我在那非穹手中之时,早已将为仙的尊严抛了干净,我向那女子求饶,我向繁棠求饶,连偶尔听到路过的脚步声我也忍不住向他们哭喊讨饶,乞求他们能救我那你说,我现在还有为仙的资格吗?”

    “无、”明昌答的很快。

    “呵、”子规笑了,“他们说的着实没错、”

    “为仙者,若是失了骄傲与尊严,与凡人无异,”明昌丝毫不回避子规的目光。

    “对啊,我没有资格。”子规低笑,转身走近梵天池,从袖中把那一小捧泥土小心地放进池中。池水清澈,泥土落入水中之时甚至没有散开,就那样结成一团漂在水面之上。

    “明昌,我再问你,如果,”子规顿了顿,这次没有再对上明昌的视线,保持着背着他的姿势,“如果我被繁棠救回来之时,没有能够这么幸运得到离火煅身的机会,你们,会怎么处置我?”

    “失仙格是为大错,降身份,贬为散仙。”明昌答她。

    “失仙格…贬为散仙哈哈哈,我知道了,”子规站起来,向门外走去,“不必管我,我自己待一会儿,想明白便会回来,我现在,也没资格做什么,放心吧。”

    “是、天后慢走。”

    小镜天的确是个福地,但那里不是她的家,子规现在只想回到那间小院子,万一、万一推开院门的时候,繁棠已经在那里等她了呢?

    因子规尚未行加冕盛典,一路上遇见的仙子仙官向她行的都是最隆重的礼数,没有人开口唤她一声仙子、或是天后。

    推开那扇木门,小院还是从前的样子。

    院中的那棵桃树是她与繁棠飞升为仙之后亲手栽种的,天界无四季之别,桃花是常开的。

    以前闲暇的时候,繁棠就喜欢窝在树枝上发呆,在子规经过的时候就故意摇晃几下,洒的她一身的桃花瓣。

    子规站在树下,抬脸之时,微风吹过,粉嫩的桃花瓣洒落下来,恍惚间,她好像看到繁棠坐在树枝上,笑的爽朗…

    子规眉眼弯弯,向他伸出来手,笑,

    “繁棠、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