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萌妻乖乖:总裁老公好霸道 > 第321章 他的什么他的……
    6湛深站在床边,目光落在那张愤怒的小脸,语调轻轻柔柔,那种带着妥协与宠溺的轻柔“以后不会打你了,我保证。”

    其实……

    严格来说,他不认为那是打,更加算是,一种情趣吧。

    只是他没有掌握好力度,而她又像小宝宝那样格外细皮嫩肉的,所以看着才会有些触目惊心。

    他不是成心要欺负她的。

    欺负了她,心疼的还他自己,他没必要自己找虐的。

    乔晚晚突然从床上坐起来,小眼睛亮亮的,燃烧着愤怒的小火苗“我不需要你的保证,我需要去学校,我需要自由,而不是像个犯人一样被你关在这里。6湛深,你要把我关到什么时候!”

    弄成这样,6湛深似乎也没得选择。

    他的目光缓缓往下扫去“已经五个月了,去学校里不怕别人看不出来?”

    “看出来又怎么了?我怀的又不是外边野男人的孩子,还怕别人说三道四吗?”

    外边野男人?6湛深的脸色变了变,但语气还是温和的“你现在的身体情况不适合再去学校。”

    五个月,再要不了五个月,可能就该生了,还去学校做什么?

    而且从檀香苑过去,来来回回路途也不算近,没必要这么折腾。

    乔晚晚面容冷静地反驳道“不适合吗?那我现在的身体情况,你觉得我适合做什么?”

    6湛深的眸子立刻就眯了起来,真是能耐了,他说一句,她便能立刻顶上一句,彻底不将他的威严放在眼里!

    只是想想她可怜的小屁屁,红通通的,要多可怜有多可怜,他也便妥协了。

    毕竟学校也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去学校里熏陶熏陶,也好将她脑子里那些胡思乱想给抹抹干净。

    至于安的问题,他只能让人盯得更紧,不可以再出现意外。

    “想去就去吧,只是像今天这样的事情,我希望是最后一次。”

    他在妥协的同时,也自然是要摆出严肃的态度,好好给她端正思想。

    见她闷声不响,他又故意调侃到“如果你真的喜欢看那种东西,或者你也想画那种画……我不介意提供我的身体给你用。”

    乔晚晚倒抽一口凉气……

    谁喜欢看了?

    谁打算画了?

    谁要他提供身体了?

    谁要用了……

    “我的,觉得不满意?需要去看别人的?”他已经坐到床边,轻轻摸摸她的下巴,好似在逗弄她。

    他的什么他的……

    乔晚晚别过脸,那种剑拔弩张氛围好似有些消退。

    但是她在心里提醒自己,不该忘记的事情,她不可以再忘记,眼前这个男人,仍然存在着伤害她爸爸的嫌疑,事情的真相也仍然没有弄清楚。

    所以,她不能再沦陷在那种眼神和语气里。

    她这不声不响的样子,他当真会以为她在心里暗暗做比较。

    他捏着她下巴的手指,稍稍加重力道“在想什么?你是觉得哪里不满意?”

    乔晚晚眨了眨眼,暖黄色的灯光下,那张柔柔嫩嫩的小脸看着动人极了。

    算了,她不想继续和他扯这种无聊的问题!

    “我没有不满意!我满意的不得了,哪里都满意,行了吗?”乔晚晚愤愤地躺下去,闭着眼睛就要睡觉。

    可是男人又把她的被子掀开“肚子饿吗?给你拿吃的?”

    乔晚晚懒得回答,继续闭上眼睛,气都气饱了,哪里还吃得下?

    不想她饿着肚子睡觉,6湛深还是去了楼下。

    ……

    楼下厨房,灯光亮着。

    一道黑影落在眼

    前!

    6漫漫赫然回头

    “吓,吓死我了!大哥你怎么走路没声音啊?”

    6湛深眯起眼睛,凝视着6漫漫手里的药瓶,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的确是药瓶。

    “什么东西?”

    “什么,什么东西?”6漫漫将东西塞进口袋里,佯装镇定。

    “刚才,你吃的什么东西?”

    “……大哥不知道我刚才做了什么?你觉得还能吃什么?”

    “我给了他两盒。”

    “……”还有脸说!

    6漫漫面容羞恼“这种东西也是有意外的!我作为一名妇产科医生,见多了这种意外,自然要做好万的措施,不然像晚晚这样吗?连怀孕是怎么一回事都不清不楚,就怀孕了?”

    说完话,6漫漫转身离开。

    望着那抹背影,6湛深莫名觉得心底一阵酸涩,一股说不清的情绪。

    等他把吃的拿上楼时,他的小家伙已经睡了,他走到床边给她拉好被子,然后又将托盘拿回楼下。

    客厅的落地窗前,夏穆承凝视着窗外的漆黑,嘴里正在吞云吐雾,修长的背影看着颇为孤寂。

    “我这里禁烟。”6战深的嗓音冷冷响起在身后。

    夏穆承识趣,立刻掐了烟头,问道“喝一杯?”

    昏昏沉沉的灯光下,两个男人并排坐在沙上,各自手里拿着酒杯。

    “谁绑架她的,还没有查到?”

    “没有。”

    “连你都查不到,看来这人来头不小,一点进展都没有吗?”

    6湛深沉声道“你继母最近好像来江城了?”

    “你怀疑是她?”

    夏穆承抿了口红酒,眼里有着点点酸涩“我想这件事情应该和她没关系,她最近可能没有那种心思。”

    “悠然病情加重,如果没有合适的骨髓……也许坚持不了太久。她的确来了江城,不过是为了带悠然过来散心,所以我想,应该不是她做的。”

    “况且现在也没人知道,没有对她造成任何危险,她没必要打草惊蛇。”

    “什么病?”

    夏穆承看着6湛深,怎么好端端关心起悠然来了?

    6湛深眼底的神色一寸寸变冷,冷冷重复问道“我问你她得的是什么病。”

    “血液病,需要换骨髓。”夏穆承眼神疑惑。

    “我记得我和你说过,悠然从出生的时候就得了病,起初还能靠药物稳定,但是现在……已经到了必须换骨髓的地步。”

    “等等!”夏穆承眼色一凛,“难道你以为……”

    “她被抽了血。”6湛深眼底的光亮渐渐消失不见。夏穆承震惊“你说什么?抽血?”

    。